女性向色情片的日常

不能夠只在臥室,不能夠詢問冗長的個人尺寸,不能夠開場就把人推倒。啓動慾望的開關在於設定,瓦斯爐上沸騰的湯,水槽疊放著數個尚未清洗的杯盤;散落於咖啡桌旁的雜誌,或者,掛滿窗框的成套衣物,就算有些雜亂,也代表著這空間並非臨時租賃,而是沾染著生活氣味的居所。

/ No comments

女性向色情片的日常

不能夠只在臥室,不能夠詢問冗長的個人尺寸,不能夠開場就把人推倒。啓動慾望的開關在於設定,瓦斯爐上沸騰的湯,水槽疊放著數個尚未清洗的杯盤;散落於咖啡桌旁的雜誌,或者,掛滿窗框的成套衣物,就算有些雜亂,也代表著這空間並非臨時租賃,而是沾染著生活氣味的居所。

/ No comments

漂泊恍恍,啾轉啁啁

鳴鳥不飛這一系列在開始連載時並未引起我太大興趣,前作Stay Gold 與 漂浮而不沉默然則亦不啼鳴(篇名讓我想到刺鳥或者是阿飛正傳的無腳鳥之類的)雖然看過,可我有點出戲地冷眼看著劇中人的不幸與無奈。直到鳴鳥最近的第十回,假寐的矢代在弄哭百目鬼後說著『別哭哪!』, 那拉遠的場景,好似在黝闇裡摁亮一盞燈,光線流淌溢漫,才識得遍地溫柔。

/ No comments

漂泊恍恍,啾轉啁啁

鳴鳥不飛這一系列在開始連載時並未引起我太大興趣,前作Stay Gold 與 漂浮而不沉默然則亦不啼鳴(篇名讓我想到刺鳥或者是阿飛正傳的無腳鳥之類的)雖然看過,可我有點出戲地冷眼看著劇中人的不幸與無奈。直到鳴鳥最近的第十回,假寐的矢代在弄哭百目鬼後說著『別哭哪!』, 那拉遠的場景,好似在黝闇裡摁亮一盞燈,光線流淌溢漫,才識得遍地溫柔。

/ No comments